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神秘老公惹不起

第七百零九章 是提醒也是警告

神秘老公惹不起 落水缤纷 4443 2019-08-11 06:41

  第七百零九章 是提醒也是警告

  “故意的,嗯?”顾景霆一只手按着她,另一只手轻蹭了一下被咬破的唇角。

  林亦可仰着下巴,一脸有恃无恐的模样。下一刻,又被顾景霆用力按住,霸道而放纵的深吻。

  林亦可几乎被他吻得险些喘不过气,顾景霆终于放过她。

  “乖乖听话。我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  顾景霆说完,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,出了房间。

  沿着实木楼梯下楼,左转的第三间,就是书房。

  书房内有一个露天的阳台。

  此时,唐涛正站在露天的阳台上,漫不经心的看着院子里的景致。

  顾景霆推门走进来,手里拎着酒瓶和两只水晶高脚杯。

  他把杯子放在了围栏上,起开酒瓶,到了半杯红酒。

  “大伯什么时候开始收藏红酒了?”唐涛笑着问道。

  “我在a市有个私人酒庄,葡萄成熟的时候也自酿几桶,口感还不错,尝尝。”顾景霆说。

  唐涛端起高脚杯,品了一口,而后,摇头失笑。

  “再好的红酒,到了我嘴里都品不出味道,像喝水一样,糟蹋啦。”

  “这东西酿出来,就是给人喝的。遇见能懂得它的知己,是它的幸运。遇不上,也是实属平常。”顾景霆温淡的说道,右手捏着水晶杯,姿态优雅的品着杯子里的红酒。

  “还是大伯酒柜里的五粮液好喝。不过,大伯把那些酒当宝贝一样的收着。阿灏,下次再请我喝酒,最好是那些陈年的五粮液,贵州茅台也行。”

  “你想得倒是美。”顾景霆手握拳头,轻锤了一下唐涛肩膀。“我爸把那些酒看得比我还重要。我要是动了他的酒,他不揍我才怪。”

  唐涛笑了笑,放下酒杯。“你动那些酒,估计真会挨揍。不过,我上次看伯母拿了一瓶酒送人,大伯一句话都没敢说。在大伯心里,最重要的是大伯母。在你心里,最重要的是林亦可。唐家的人,都是重情的人。”

  唐涛说完,换上了一副歉意的神情,“玲玲这次的确是胡闹了一些,她小姑娘不懂事,你别和她一般见识。我已经教育过她的。改天,一定让她好好的给弟妹道歉。”

  唐涛的态度还算端正,但话里却有几分和稀泥的成分了。

  虽然,和稀泥是家和万事兴的一种手段,但这和稀泥的人,还轮不到他们。

  顾景霆唇边依旧挂着浅淡的笑,但笑容却丝毫不达眼底。

  “堂哥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唐玲今年二十二了吧。我国法律规定,十八周岁成年,二十周岁就到了法定的结婚年龄。她现在不管闯了什么祸,都是要负法律责任的。

  我们把她当成孩子,在外人的眼中,她已经是成年人了。”

  顾景霆的双手撑着阳台的围栏,深邃的目光看着远方,话锋突然一转。“堂哥,你还记得张家吧。”

  “你说张少晟?”

  “是啊。”顾景霆点头,“张少晟也并不算不学无术,只是被养的霸道了一些,行驶肆无忌惮,为所欲为。张家最终就是毁在他的手上。”

  唐涛听完,下意识的握紧了手掌,掌心里不受控制的冒了一层的冷汗。

  顾景霆的意思很清楚,一个家族,即便是再强盛,只要有一颗老鼠屎,就可能坏了一锅汤。

  张少晟就是张家的老鼠屎。而唐玲,也有可能会成为唐家的那颗老鼠屎。这种事,不得不防微杜渐。

  但同时,顾景霆的话也是一种警告。

  张少晟当初就是惹了林亦可,才牵连了整个家族被唐家清洗。

  所以,人一定要擦亮眼睛,不要去惹不该惹的人。

  顾景霆这次只是警告而已,如果下一次,唐玲再敢去招惹,恐怕就不是警告这么简单了。他们这些旁支依附着唐家生存,唐家想要出手收拾他们,简直易如反掌。

  唐涛想至此,忍不住心生颤栗。脸上勉强撑着笑。

  “你说得是,玲玲的确是被我们惯坏了,在不好好教育就要养歪了。我和爸肯定会好好的训斥她,绝对不会再让她胡闹了。”唐涛保证道。

  顾景霆还算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你和二叔都是明白人,你们办事,我和爸都放心。”他温笑着说道,似乎突然想起来一般,“如果我没记错,堂哥在现在的位置上已经五年没动过了吧。爸一直把这件事记挂在心上,近期就会有消息了。”

  “让大伯多费心了。”唐涛一脸感激的说道。

  顾景霆是典型的一个巴掌给一颗甜枣,但唐涛却不敢不领情。

  唐涛离开后,顾景霆收了酒杯,正准备离开,唐战峰恰好推门走进来。

  “唐涛走了?”唐战峰问。

  “应该没那么快,这会儿应该在奶奶屋子里说话。二叔家的人您还不清楚,表面功夫做的比谁都到位。”顾景霆不温不火的说。

  唐战峰点了点头。这一点他自然是清楚。他毕竟和这些人打了几十年的交道。而顾景霆算是初来乍到,把这些看得如此通透,也是难得。

  顾景兮,给他生了一个好儿子,将来的成就必然在他之上。

  “面子上能做的面面俱到,也是功夫。”唐战峰笑着说了句,又询问道:“谈得如何?”

  顾景霆言简意赅的把刚刚和唐涛交谈的内容说了一遍。

  唐战峰点了点头,“你做的不错,这些人,偶尔就是要好好的敲打一下。免得他们过于忘形。”

  唐家虽是大族,支撑起唐家的一直是唐战峰这一支。

  唐战峰年轻的时候,也是上过战场,出生入死过得。而顾景霆也是参加过违和,上过真正的战场。

  唐家的荣耀,是血和泪拼出来的。

  而唐家的那些旁支,不过是活在他们的羽翼之下,哪怕是唐涛还算出众,也仅仅是做一些内勤的工作,安逸的很。

  他们享受了安逸,却决不能允许生出不该有的贪念。

  唐家拼出来的荣耀,无需他们来坐享其成。

  “我懂得。”顾景霆点头应了,又问了句,“爸,您还有其他吩咐么?”

  “陪我喝会茶再走。”唐战峰一副悠哉闲适的模样,儿子进了部队,他们相处的时间也会越来越少。

  然而,他吩咐完,顾景霆却站着没动。

  陪老爷子喝茶不是瞎耽误工夫么,有这时间陪着媳妇多好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