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掌家小农女

第九九零章 重重地赏你

掌家小农女 南极蓝 4203 2019-09-11 17:06

  建隆帝下令,张开天罗地网搜捕柴严亭,然而柴严亭像凭空蒸发了般,不见了踪影。建隆帝不信邪,让人把方圆五里内的山林、村庄、甚至是李家庄和第四庄都搜捕了两遍,依旧无所获。

  回到皇宫的建隆帝大发雷霆,七皇子的生母淑妃在宫里哭得昏厥,大皇子妃为了重伤昏迷的儿子,跪在慈宁宫哀求太后派御医赐良药,太后焦头烂额。皇后甚至都没功夫,将小暖女扮男装的事儿报告太后。

  因为眼前的事儿,哪件都比小暖的紧迫!

  在宜寿宫发了一顿脾气的建隆帝却想起了小暖,坐在龙椅上点头唤德喜,“面具呢,拿来。”

  德喜立刻将小暖的面具呈上。

  “柴严亭的。”建隆帝又道。

  德喜又把三爷从柴严亭脸上抓下来的面具呈给建隆帝,建隆帝把两张面具对照,仔细翻看,德喜也好奇地看着,这东西若是用好了,可了不得。

  很明显,柴严亭的面具比小暖的更轻薄,弹性和手感也更好,可见这两个面具并非出自一人之手。也就是说,柴严亭身边有比姬景清还厉害的帮手。

  建隆帝狠狠地把柴严亭的面具摔在地上,“烧了!”

  德喜正要捡起面具,建隆帝忽然道,“且慢,宣大黄入宫。”

  德喜……

  待到传旨太监赶到第四庄时,秦氏以为太后要叫小暖进宫挨骂,紧张得要死。待听太监宣的是大黄,秦氏接旨之后还不敢相信,“公公,您没传错旨意,圣上找的真是大黄?”

  传旨太监张来财笑了,“安人,咱家若是传错旨,脑袋就保不住了。”

  小暖能猜到建隆帝找大黄做什么,心里很是恼火。大黄就是因为发现了清王的陪葬品,差点被他们的人用暗器打死,所以小暖才送它进京避难的。为了怕它遇到危险,这一阵子小暖连院门都不敢让它出,建隆帝却要招大黄去抓柴严亭!

  不过,他是皇帝,圣旨都传下来了,不管阳奉阴违还是怎样,小暖也要带着大黄走这一遭,“娘,您在家里稍歇,女儿去第五庄接上大黄去见圣上。”

  圣上没指明让谁带着大黄入宫,秦安人胆小怕事,小草病着,能带它去的也只有文昌郡主了。张来财催促道,“咱家陪郡主去吧,万岁还在宫里等着呢。”

  小暖往第五庄走时,玄散小声道,“属下已令人给三爷传了消息,郡主安心进宫,里边有人照应着。”

  小暖微微点头,玄散是三爷的暗卫统领,虽然平时看着不靠谱,但遇事儿还是很靠谱的。

  听到小暖到了,大黄从屋里跑出来,张冰在后边跟着。问了小草的情况后,小暖便带着大黄出庄,上马车直奔皇宫。

  由于发生了御刺事件,皇宫四门守卫森严,明晃晃的刀枪看得人大气不敢喘。皇宫四门也添了新规矩,进宫不但要搜身,还要扯脸皮,看能不能扯下一层来。

  搜身的宫女道了声恕罪后,抬手轻轻检查了小暖的脸不是假的后,又弯腰要检查大黄的。见到这陌生人要抓它,大黄不干了。

  “汪!”

  宫女吓得后退一步,解释道,“万岁降旨,只要喘气的进宫都得搜查,请郡主恕罪。”

  好吧,大黄也是喘气的,人家也是照规矩办事,小暖不难为她,弯腰扶住大黄的脖子,叮嘱道,“你莫盯着它的眼睛,动作快一些。”

  宫女小心翼翼地上手,在大黄的毛上摸索几下就躲开了,“都没问题,您请进。”

  小暖带着大黄,跟着太监和侍卫穿过重重把守的宫门进入宜寿宫,躲开还未清理干净的碎瓷片,跪在地上。

  建隆帝倒是没端架子,心平气和地道,“平身,大黄过来。”

  大黄转头看小暖,小暖拍了拍它的背,“圣上叫大黄呢,过去吧。”

  大黄这才一步步走到建隆帝的桌子前,建隆帝又招手,“到朕近前来。”

  大黄蹲在原地,不动。

  德喜劝道,“万岁,大黄再通人性也是畜类,莫伤到您的龙体。”

  建隆帝也不跟大黄较劲儿,抬头问道,“陈小暖,朕听严晟说,大黄按味锁人的本事很是厉害?”

  “大黄的鼻子是比我们村里的狗灵一点儿。”小暖谦虚了一句,心里则暗骂,三爷和江崖已带着羽林卫和监门卫在外追查柴严亭的下落,大黄能找到啥!

  “汪!”大黄不想谦虚,骄傲地抬起脑袋。

  建隆帝看着大黄,居然笑了,“大黄很厉害?”

  “汪!”

  “你过来嗅一嗅此物,可能按味寻人?”建隆帝指着盘子上的面具。

  见大黄不动,小暖解释道,“回禀圣上,大黄没听过‘嗅’这个字,请您将此物交给臣女,臣女带它出城,从事发地开始,寻找柴严亭的下落。”

  建隆帝点头允了,“陈小暖,若是你能寻到柴严亭,救会小七,朕不但免了你女扮男装的罪过,还要重重地赏你。”

  好像她犯了多大罪过,又舍得让大黄去冒险似的!小暖暗翻白眼,弯腰行礼道,“臣女谢主隆恩。”

  带着大黄出了宜寿宫没走几步,小暖便见御医华云琦背着药箱,从重华宫出来了。华云琦建了小暖,快走几步过来给小暖行礼。

  小暖低声问道,“华嫔娘娘可安好?”

  “华娘娘安好。”华云琦回话时,抬头看了小暖一眼,分明带着恳求。

  这是有事儿了。小暖身前身后都有侍卫和太监跟着,也不好说话,便客气地道,“若是您接下来不忙,可否到第五庄帮小草诊一诊脉,她昨夜受寒发热了。”

  华云琦心中暗喜,“是,云琦这就去回禀提举大人,请他示下。”

  太医提举乃是太医局的主管,姓白名梓烨。华云琦身为御医,要去给皇宫外的病人看病,须得到白梓烨的首可。

  现在小暖是准王妃,小草又是建隆帝面前的红人,想必白梓烨不会拦着,华云琦心中的石头总算松动了些。

  待小暖带着大黄回到第四庄以北,血迹还未清理干净的地方,让大黄闻过面具,开始带着它搜查柴严亭的下落。

  大黄地上闻了几圈,便朝着正东一路嗅了过去。跟随过来的侍卫大喜,“不错,柴严亭就是奔这边逃走的!”

  小暖带着大黄走走闻闻,出去三里就到了东边的田家庄。小暖看着前边的村庄和大片已经返青的农田,拉了拉大黄的背上的毛,示意它不必再往前走了。

  大黄站住,在原地转了几圈,蹲下不走了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